一场误会作文(一场误会卫兰)

次日清晨天色微微擦亮,大白就醒了过来,他没有睡懒觉的习惯,何况今天是新秀会的第一场,他不敢掉以轻心。

山里清晨的温度比城市中要更低些,推开门后微微刺骨,他在院子里的空地上,打起了司徒钰传授的健身拳,活络着筋骨。

穷苦孩子当家早,渠华同样没有睡懒觉的习惯,收拾完床褥后,听到院子里有动静,隔着窗户一看,不由得入了神。

鬼手派虽说听过的人不多,但往前推个几百年,曾经也是声名赫赫,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,后来逐渐凋零没落,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破船还有三斤钉,最起码底子还在。

就拿大白在打的这套健身拳来说,脱胎于医仙华佗所创立的五禽戏,做出了一些改变,惟妙惟肖的模仿着五种动物活动身体的姿态,舒活筋骨,提神醒脑,功效百倍。

渠华从小生活在流溪镇上,耳濡目染听闻了许多古武传闻,下意识的跟着学了起来。

她以前没有学习过古武,手脚颇为笨拙,一不小心打碎了桌子上的水杯,清脆的碎裂声在清晨在寒风中格外的刺耳。

大白顺着声音来源扭头一看,不禁哑然失笑,渠华局促的站在原地,搓着衣角不知所措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。

这倒不怪她胆小,毕竟古武界中,在没有征得同意的情况下,偷学别人功法乃是大忌,轻则翻脸无情,重则生死相向。

“我不是故意要偷学,只是情不自禁……”

“没关系,这只是套强身健体的拳法,你要想学我可以教你。”

大白温和的声音,打消了渠华心中的紧张,这个骄傲而倔强的女孩,眼眶不禁微微发红,自从母亲去世之后,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温暖了。

“谢谢洛大哥。”

“嗨,小事一桩,过来吧!”

大白挥了挥手,满不在乎的说道

对他来说根本不放在心上的东西,渠华却异常的重视,没有人比她更明白知识的重要性,一丝不苟地学习了起来。

“好,姿势还可以,腰再弯一点,双手摸到地……”

大白在一旁指导纠正着,两人之间难免有身体接触,少女小麦色的皮肤弹性极佳,像是最优质的果冻,不如绸缎般丝滑,却更具野性的力量,非常容易刺激男人征服的欲望。

渠锐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看着周围熟悉的房间,不由得有些纳闷,他明明记得自己在逛街,为什么突然到家里了?

他冥思苦想了一会儿,丢失的记忆渐渐续上了,好像被陌生人拍了一下,随后身上就剧烈的疼痛……

想到了这里,他心中不由得一惊,神色马上警惕了起来,难不成是秘密被发现了?

他顾不上穿鞋子,赤脚跑进屋里,看着桌子上的几本书还在,心里不由得松口气。

这时院子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,渠锐下意识的扭过了头,隔着窗户一看,不禁气得须发皆张,抄起旁边的板凳,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。

“住手!王八蛋,居然敢到家里调戏我的女儿,老子跟你拼了!”

大白一手托着渠华的纤腰,一手纠正着大腿的姿势,突然背后传来了破口大骂的声音,不由得一愣神,没来得及躲开,胳膊上结结实实的被板凳给砸中了。

“爸,你干什么呢?”

渠华吓了一大跳,连忙把大白扶了起来,望着须发皆张的父亲,责怪的说道。

渠锐怒目圆睁,如同择人而噬的狮子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爸爸我虽然没本事,但是绝对不容许别人非礼你,赶紧让开,我要打死这个王八蛋。”

渠华哭笑不得,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解释的说道:“你误会了爸,洛大哥是个好人,他昨天救了你的命,刚刚是在教我健身拳。”

渠锐一听不禁愣住了,狐疑地打量着大白,纳闷的嘟囔道:“真的假的,这小子还会医术?”

“千真万确,你认识陈群吧?他当时都救不了你,全靠洛大哥帮忙,而是冰大人也是他治好的。”

在女儿的解释下,渠锐意识到这是场误会,放下了手中的椅子,挠了挠头,尴尬的说道。

“洛……洛兄弟,刚刚是我太冲动了,对不住。”

大白摆了摆手,明白他是关心女儿的安全,倒也没有生气,打趣的说道:“你还是叫我小洛吧,咱俩要是兄弟相称,她岂不是要叫我叔叔了?”

渠华闹了个大红脸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羞涩地跑进了厨房。

“你们在这里聊吧,我去准备早饭。”

大白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,渠锐结合仅存不多的记忆,确定他没有撒谎,不由得感激的说道。

“多亏你的救命之恩,我还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伤了你,真是……”

他心中又羞又愧,看着大白高高肿起的胳膊,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屋里,拿出了一株奇特的药草。

根茎的长度和成年人的手掌差不多,但是从上到下只有三片叶子,两白一青,看上去非常的瘦弱,似乎风一吹就会散掉。

“天青地白?”

大白的眼神一下子被吸引了,忍不住露出诧异之色,惊讶的说道:“这可是疗伤的上品药材。”

渠锐竖起了大拇指,笑着夸赞道:“小洛的医术真不错,居然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是我前段时间上山偶然间采的,本来想等新秀会卖个好价钱,不过就当给你赔礼道歉吧。”

大白神色中露出了犹豫,天青地白可以制作成上等的疗伤药,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见效快,跌打损伤抹上以后立竿见影,哪怕就是骨折之类较为严重的,也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,最起码当场活动没问题。

新秀会开始在即,擂台争斗拳脚无眼,难免会受伤,天青地白这种见效快的良药,肯定是最抢手的,轻而易举就能卖上高价。

渠锐见他沉默不语,还以为是余怒难消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小老儿家境贫寒,着实没什么能够拿出手的东西,还请您多多谅解,要不我今天再进山找一找……”

第九十七章 天青地白

“渠叔叔,你误会了。这天青地白太珍贵了,我用了浪费,你还是留着卖个好价钱。”

大白挥了挥手,诚恳的说出了内心的想法。

渠锐长舒了口气,一把塞进了他的手里,笑着说道:“再多的钱比不上你的救命之恩,拿着吧!”

大白见推脱不过,犹豫了片刻,突然心生一计,开口说道。

“渠叔叔,我倒是有个法子,咱们以天青地白为主,再辅以其他的药物,能够制作出效果极佳的金疮药,今天新秀会上争斗激烈,你在擂台附近摆个摊,肯定能够大赚一笔。”

渠锐听得心动不已,随即苦笑了起来,无可奈何的说道。

“办法是不错,但是把药材给变成药,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,而且需要专门的药方。”

“哈哈,这些你不用操心,通通交给我就行。等会我给你写个单子,帮我收集几样配料,赶在新秀会开始前,我就能做出一批来。”

渠锐过惯了穷怕的日子,听说有钱赚,马上干劲十足,激动地说道。

“不用等了,你现在就告诉我需要什么东西,别的不敢保证,只要流溪镇有的药材,我肯定能给你弄到。”

渠华哼着小歌在厨房里忙碌着,看到老爸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,不禁心中一愣,高声的大喊道。

“爸,马上要吃饭了,你要往哪儿跑?”

“你们先吃不用等我,咱们要发财了!”

“发财?”

渠华听得一头雾水,吃惊的嘟囔道:“该不会是病还没好,牵连到脑子上了吧?”

……

剑仙酒楼后院的贵宾客房里,孙梓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,望着胯下辛勤忙碌的女人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“你这个小荡货,居然敢打扰本少爷睡觉,该当何罪?”

女人暗送秋波的抛了个媚眼,欲拒还迎的挑逗道:“任凭孙公子责罚。”

孙梓肚子里的火一下子被撩了起来,正准备“挺枪上马”,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“谁?一大清早的打搅本公子的清梦!”

“孙公子,新秀会的对战名单马上就要公布了,特意选出了三名强劲的对手,你看把谁安排给那小子?”

孙梓已经是箭在弦上,哪还有心情去看名单,随口回答道。

“这有什么好选的,挑个心狠手辣的,我的要求只有一个,姓洛的小子不能活着离开擂台。”

“属下明白,我这就去办!”

……

万众瞩目之下的新秀会,终于拉开了帷幕,今年由于千年雪莲的缘故,参赛的人数特别的多,足足有三百多人。

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不管到任何时候,人的贪婪心都是无穷无尽的,只要有机会,谁不想争取一下?

为了保证公平,对待名单是每天清晨公布的,参赛的人只有当天知道对手是谁,避免提前打探情报。

这种公平只不过是针对普通参赛者,真正如同孙梓这样的公子哥,完全有能力操纵比赛。

大白在红纸黑字的榜单末尾,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第一轮的对手是个叫做马莱的家伙。

“啧啧,你的运气有点差,这个姓马的家伙是个硬茬子,你要有场苦战喽。”

刘三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,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
大白一见是他,嘴角不禁扬起了笑容,开口问道:“你认得此人?”

“当然认得,马莱以前是个独脚大盗,道上的人谁不知道,出了名的心狠手辣。”

“和你还是同行?”

“是……放屁,老子才不做那种勾当,你少冤枉人。”

刘三差点中招,急忙连声反驳,幸亏四周人声鼎沸,没有太多人注意到,他压低声音警告道。

“昨天我已经帮你付了报名费,说过不拿这事要挟我的,要是敢走漏风声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别紧张,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。”

“哼,咱们可不熟,我不喜欢和别人开玩笑。”

“哈哈,看起来你和这个叫马莱挺熟悉的?他最擅长什么招数?”

“他是独脚大盗,当然……”

刘三说到一半止住了话茬,翻个白眼说道:“在我这里问情报是要钱的,五万块钱我就把他的信息,通通提供给你。”

“这么贵?能不能先赊账。”

“对不起,小本生意概不赊账。”

“哎,昨天喝了碗茶,我肚子怎么那么不舒服,看来要去找主办方聊一聊,注意加强食品安全卫生……”

刘三一下子变了脸色,急忙拉住了他,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“你这人说话跟放屁一样,怎么不讲信誉?”

大白微微一笑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只是去投诉食品安全的事情,没有揭发你们是江洋大盗,很守信用的。”

“好好好,算你狠,老子认栽了!”

刘三气得牙齿咬得嘎嘣响,只能哑巴吃黄连,有苦往肚子里咽,恨恨的说道。

“马莱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,靠的是一双拳头出名的,但是极少有人知道,他真正的杀招是一套绝命鸳鸯腿法,使起来连绵不绝非常的厉害,凡是见过的人就没有活命的。”

“这么棘手?”

“废话,不然以他独脚大盗的身份,敢堂而皇之的来参加新秀会,当然是有几把刷子,普通人不敢招惹。”

“这家伙难道没什么弱点?”

刘三本想一口回绝,但眼睛滴溜溜一转,心中有了主意。

“这你还真问对人了,他右腿早年曾经受过伤,这是个弱点,你可以针对性下手。”

大白双手一抱拳,笑着说道:“多谢刘兄弟的情报,等我要是赢了比赛,五万块钱双手奉上。”

“哈哈,祝你旗开得胜。”

刘三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,心中却是冷笑不止,五万块钱老子可不要,还是你自己留着买棺材吧。

擂台一共有十座,不可能同时上台,大白分在了最后几场,他索性不着急,先看起了其他人的比试。

这一看不打紧,心中不禁凉了半截,来参赛的少说都是练气境界,像他这种练气二层,完全属于垫底级别的,甚至最高的还有个炼气七层的修为,一脚就把练气三层的对手看向了擂台,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
他心中暗自叫苦,千年雪莲明明近在咫尺,但却遥远的像是天上的星星,看得见摸不着。

第九十八章 无心插柳

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
新秀会的比赛给了大白沉重一击,但是渠华父女金疮药的生意,好的是惊人,摊子的四周围的里外不通,隔着大老远就听到了嚷嚷声。

“快把药给我,老子等着用,我再给你加两千!”

“两千?你这是瞧不起谁?老子加四千!”

“两个穷鬼就别在那嚷嚷了,这点钱滚一边买两个创可贴就行,每份要老子出五万,有多少要多少,我通通全包了。”

“诶,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?这可是救命的东西,你买回去当饭吃?”

“不管我干什么,不关你的事,我就是有钱,随便撒不行?”

争吵的声音越来越激烈,大家全是习武之人,眼看一言不合,准备大打出手。

渠锐夹在其中左右为难,无可奈何的苦笑了起来,拱手抱拳道。

“诸位好汉消消火气,不要难为小老儿,金疮药在下只是代售,并没有定价的权力,今日的分量已经卖完了,大家请明天再来。”

众人一听没了货,失望的轰然而散,当然还有几个不甘心的,拉着他商量着明天预定的事情。

渠华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了人群中的大白,心中欣喜不已,一蹦一跳地走了过去,眨着眼睛调皮的说道。

“洛大哥,你配的药真是太厉害了,本来买的人还不多,有个家伙胳膊被砍了一刀,抹上之后当场止血,结果一传十十传百,购买的人还络绎不绝,你猜猜卖了多少钱?”

一株天青地白三个叶子,大白自己疗伤用去了半片,又配上其他的服药,一共做出来了二十五份金疮药,他以前没做过这种生意,定的价格也比较保守,每份两千块钱。

毕竟天青地白三万块钱一株,其它的配料加起来差不多要一万块钱,除去成本以后,能赚一万块钱就不错了。

“如果全卖完的话,一共是五万块?”

“哈哈,洛大哥猜错了,一共卖了十万块。”

“啊?”

大白一下子愣住了,这个结果大大的超乎了他的预料,刨去四万块钱的成本,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制作时间,竟然赚了六万块,简直太惊人了!

渠华眉飞色舞的说道:“本来我们定价是两千块钱,但是卖的太抢手,买的人自己把价格给抬了上去,我们什么也没有说。”

她唏嘘不已,感慨万分的说道:“平时父亲冒着生命危险上山采药,除非运气特别好,否则辛辛苦苦一个月,还赚不到两万块钱,这么一早上的功夫就抵得上半年的收入,真是太惊人了。”

大白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,金疮药如此好的销量,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,当然之所以有这样的原因,他猜测有可能和新秀会比赛的惨烈程度有关。

拳脚无眼,习武之人切磋之时受伤的是常态,站在擂台上之时,全都抱着求胜心态,恨不得把吃奶的力气拿出来,一不留神就会打伤对手,或是被对手打伤。

如此一来能够及时止血化瘀的药物,当然就成了抢手货,毕竟谁也保不准,下一轮对手会有多么厉害,万一出现个三长两短,好歹有个保障。

正是在这种心理的影响下,哪怕是暂时没有登台比赛的人,也会托亲朋好友来买上一份,好歹是有备无患,最不济还能求个心安,堪称是划算至极的买卖。

大白想明白前因后果,眼珠一下子亮了起来,仿佛看到了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。

渠锐作为采药人,能够弄来各种各样便宜的药材,他脑海中有着各式各样死记硬背下来的药方,除了治疗跌打损伤的金疮药以外,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药物,新秀会持续一个礼拜的时间,借这个机会,肯定能够发上一笔大财。

天底下没有谁会嫌钱多,有句古话说的好,有钱能使鬼推磨,大白越想越心潮澎湃,找到了渠锐,后者同样是这么想的,两人一拍即合。

大白根据看到的擂台战情况,心中有了简单的腹稿,坐下来刷刷刷,写了张采购的药单,交给了渠锐。

“这上面的药物,你尽管放开胆子采购,能买多少买多少,接起来咱们要大赚一笔。”

“交给我好了,其他的我不敢保证,但是好歹采了这么多年的药,熟人认识不少,保证给你弄到手。”

渠锐和渠华怀揣着发财梦想,兴致冲冲的去采购药物,大白则是迎来了新秀会的首场比赛。

“小子,碰到我算你倒霉,趁还没有动手之前告诉我,你想怎么死?”

马莱身高两米有余,长的是五大三粗满脸横肉,留着板寸头,一条长长的刀疤从额头到下巴,就差没把坏人俩字写在脸上。

和神态嚣张的他一比,大白就像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,温和的没有半点杀伤力。

其他的暂且不论,双方在气势上就高下立判,再加上马莱积累的赫赫凶名,在所有人眼中,结果早已注定,唯一的看点大概就是大白能够坚持多久。

孙梓没有错过这场精心设计的好戏,他特意在附近的看台上选了个绝佳的好位置,期待着大白血溅当场的画面。

“全都安排好了吧?”

刘三不知从什么地方凑了过来,皮笑肉不笑的回答。

“孙公子放一百个心,我办事向来没有什么差错。”

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,首日新秀会的最后一场比赛,正式拉开了帷幕。

马莱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,大步流星地冲了上去,挥舞着硕大的拳头,气势十足地砸向了大白的脑门。

这一拳赢得了满堂喝彩,不愧是逍遥了多年的独行大盗,果然是有几把刷子。

大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力,对方就像是一座大山,平行地推了过来,他不得已只好暂避锋芒,向后退了两步,闪身躲到了一旁。

可殊不知如此以来,恰巧中了马莱的下怀,他看似身躯庞大,其实半点也不笨拙,脚后跟猛的一踩地面,借助这股推力,猛的来了个大转向,一拳捣向了大白的小腹。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egongwen.com/4839.html